<ins id="fdb1j"><span id="fdb1j"><menuitem id="fdb1j"></menuitem></span></ins>
<var id="fdb1j"><strike id="fdb1j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fdb1j"></cite><var id="fdb1j"><video id="fdb1j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fdb1j"><video id="fdb1j"><thead id="fdb1j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fdb1j"><video id="fdb1j"><thead id="fdb1j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fdb1j"></cite>
<var id="fdb1j"></var>
<cite id="fdb1j"><video id="fdb1j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fdb1j"></cite>
<cite id="fdb1j"></cite>
<var id="fdb1j"><strike id="fdb1j"><thead id="fdb1j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fdb1j"></cite>
首頁 > 基金

四五歲女兒的“迪士尼基金”

小編 基金 2019-12-19 1507

四五歲女兒的“迪士尼基金”

奶爸系列第17篇

馨兒的“迪士尼基金 網站發稿

丁啟陣

四歲半以前,馨兒基本上沒有錢的觀念,一二歲時,錢如廢紙,可以隨手丟棄;三四歲時,她得到的壓歲錢,我們可以當著她的面,公然挪作他用。四歲半以后,漸漸認識到錢的作用,懂得攢錢。我估計,今后她得到的壓歲錢,身為父母的我們是不能隨意征用了。

四歲半以前,馨兒應該是知道錢的作用的。根據國外育兒理論,從她不滿一歲還不會走路開始,我們就經常帶她去逛超市,讓她接觸琳瑯滿目的商品。她也早早就懂得在形形色色的商品中選擇自己需要的東西。二三歲開始,進入超市、便利店,大字不識一個的馨兒已經能夠如鷹隼,如超級偵探,熟門熟路,迅速找到適合她的東西,有吃的,有玩的,有吃過玩 新聞發布平臺過的,也有不曾吃軟文推廣過玩過的。判斷之準確,媒體發稿平臺速度之快,動作之麻利,常常令我驚詫,自愧不如。

她當然知道,選好東西之后,是需要用錢去跟店家作交換的。因此,兩歲以后她就陸續學會說“買單”、“掃碼”、“微信”、“支付寶”等詞語了。不過,那個時候,付錢、買單是爸爸媽媽的事情。有時候我們逗她玩,說:“你又沒有錢,去超市怎么買東西呢?”她會回答說:“爸爸(媽媽)有錢啊!”一副理所當然的神情,令人忍俊不禁。

進入三四歲,馨兒喜歡自己去買單,跟我們要了錢,由她拿著去結賬。便利店買東西這樣,飯店吃完飯也這樣。

進入四歲,馨兒開始憧憬去上海迪斯尼樂園玩。將近四歲半時,某一天從她媽媽那里拿了幾百元錢,收藏在自己的一個小背包里,說是去迪士尼玩的時候用。不久,又截留了我的一筆五百元稿費。從此,馨兒就目標明確地籌集起她的“迪士尼基金”來了。

馨兒籌錢的手法是多樣化的:

看到我們手里拿著錢,她會巧取豪奪一部分,據為己有。

連續上了幾天幼兒園,她會說:爸爸、媽媽,我很乖吧,你們應該獎勵一下我!

我說了一句什么話,或做了一件什么事,馨兒有意見,她會說:爸爸,你說(做)錯了,我要懲罰你!

…………

看到馨兒如此認真地籌集她的迪士尼基金,我有時也會主動給她“捐款”。比如,報刊通過郵局匯來的一百二百元零星稿費,我會如數給她;參加活動軟文網得來的一二千酬勞,我會抽出一兩百給她。

迄今為止,馨兒的迪士尼基金已經超過兩千元了。

有時候看到我們花了幾百元錢,她會表現出失望、生氣的樣子,甚至哭著抗議:“花了這么多錢,我的迪士尼被你們毀了!”

幾天前我在外地出差,跟馨兒視頻,發現她情緒不高,臉上有淚痕。問怎么回事,妻子在旁邊解釋說,幼兒園要交下學期學費,取了一萬五六千元現金準備第二天繳納,馨兒看見要一下子拿出去這么多錢,不樂意了。她認為,自己的迪士尼之旅會因此被大大推遲。

跟金錢意識相應的是,馨兒有了貧富意識。她的鞋子,不論春夏秋冬的,要全部擺出來。先是在門內地面上,排了長長的一溜,整整齊齊的;不久前我網購了一個多層鞋架,有一部分轉移到了架子上。每次出門、回家,她都會一絲不茍地放置好自己的鞋子。一旦看到她的鞋子被動過,有點亂,她都會一聲“哼”后發起小脾氣來:“真討厭!誰把我的鞋子弄亂了?”我問過她為什么鞋子不能放在盒子里,都要擺出來,她說:“這樣表示我富有啊!”

有一天,馨兒突然在家里自豪地宣布:“我是我們家最富的人,媽媽是第二富的人,爸爸 軟文平臺最窮!”我問她:“你這個富豪榜是根據什么排列出來的?”她說:“根據鞋子的多少呀!”原來,鞋 媒體發布平臺子在她那里是財富的象征。

一個多月前,參加一個老朋友孩子的生日聚餐。結束的時候,馨兒催促我去買單。見最后單被人家買了,馨兒頓時坐到地上哭鬧起來,非要我把朋友的錢還給他,自己去買單。最后,我以下次她的生日,爸爸一定買單,不讓別人買單,她才慢慢止住了哭鬧。事后我問她為什么堅持要爸爸買單,她說:“爸爸不買單,說明爸爸是窮人。”敢情,在她看來,買單也是財富的象征。她說,買單的爸爸很帥。

孩子畢竟是孩子,她喜歡錢,喜歡富有的樣子,但是她并不貪錢,也不一味地追求富有 發布新聞平臺的樣子。

接送她上下幼兒園,馨兒總是希望我們走著去,不愿意我開車,她會以車上有皮革氣味為理由要求我不開車。氣味基本上就是個借口,已經開了五六年的車子,哪里還有多少皮革氣味呢。她喜歡走著去的原因是,我可以一路抱著她!除了由我抱著她上下幼兒園,馨兒也喜歡外公開著電動三輪車接送。她覺得坐三輪車是一件拉風的 新聞發布網事情。她外公開三輪車接送過兩三回,她都邀請自己的幼兒園好朋友一同乘坐。她管寶島牌三輪車叫“我家的寶馬”,幾次洋洋得意地跟我說起她邀請好朋友乘坐“寶馬”的事情。有一天,我接馨兒回家時,路上碰到她的好朋友,見她沖馨兒喊:“馨兒,什么時候還能坐你家的寶馬呀?”看樣子,在馨兒的宣傳下,她的幼兒園好朋友也喜歡坐三輪車了。比起拼家里接送是什么牌子汽車的小學生、中學生,幼兒園的小朋友更天真、可愛。

昨天,我突發奇想:測試一下馨兒的錢財觀念。做法是,我把剛拿到手的兩千元稿費連帶信封交給她,由她來分配。我只有兩點要求:一是家里的每個人都有份;二是每個人給多少錢必須說出理由。結果,馨兒是這樣分配的:爸爸、媽媽各八百元,姥姥二百元,剛滿月的小妹妹一百元,她自己沒有——還有一百元被她遺忘在信封里。令我意外的是,她沒有利用機會謀點私利,為自己的“迪士尼基金”增加收入。

我問馨兒為什么不給自己分一點錢,她回答說:發稿平臺“我已經有很多錢了。”

2019-01-24

《奶爸筆記》,丁啟陣著,中國盲文出版社2018年1月出版,定價48元。

激情性爱视频全集黄色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爱赏网